攸攸子

一个拥抱的时间

·日常摸鱼(:3_ヽ)_看了我白哥的炙热之约和海边假日就超级手痒,再加上考完试,终于是可以浪起来了
·有结合,有妄想,有ooc
·小学生文笔
·私设沸腾卡的约会还没有告白(虽然按我推理实际上应该早就在一起了)
————————————————————————
  “学长……”被韩野他们怂恿着打了这通电话,听到那头白起的声音时真的尴尬到无以言喻。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怎么了?”
  “没什么,真的,没事。”
  “你今天很奇怪。说吧,什么事?”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觉得白起曾经的直男属性是那样完美,我现在能不能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啊……毕竟,要白起去当模特这样的事,我是真的说不来啊……
  “——”深吸一口气,我支支吾吾开了口,“我还没想好怎么说……”
  怂啊,每次拜托他上镜的时候他都有说是最后一次,我也不想给他添麻烦,当然,明面上是这么说,暗地里其实是因为我看那群弹幕小迷妹不爽很久了!“这个特警小哥哥好帅!”“好帅!想日!”“你们不要想了,他在我床上”“我单方面宣布这是我男人!”
  我私心不想让白起出镜,嗯,说白了就这么简单。他太帅了我可不能放他出去招蜂引蝶。这男人我还没攻略下来呢,怎么轮得上别人出手。想也不行。
  “直接说就是啊,我们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电话那头的人毫无自知,仿佛在说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我们真的是什么都可以说的关系吗?就比如说,我隐约觉得他喜欢我,但是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句话。而我喜欢他,我也从来没告诉过他,我们这样难道叫“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我最终还是把模特这个委托说给他听了,他答应得很干脆。“你上次不是说下不为例吗?”我开口,反把他给问愣了,“咳……就这一次。”
  这是我喜欢上的头一个男人,在这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我这一生非他不可。一个肯为你收回他出口的话的人,本就值得人珍惜了。
  就这样,我们迎来了拍摄日。自称有艺术细胞的摄影师持着狂妄的调调,指使着白起又是坐在凳子上又是窝在老旧的浴缸里,还哔哔说缺少柔性美,说实话,当时我就想拉着白起走人。什么柔性美,见他的鬼去吧,我男人光是慵懒的坐着都足够有魅力了,要什么柔性美。
  趁着白起中途接电话的时候,摄影师又作妖发话了,“那个你,去帮忙。”哦,是我,行吧。说实话,我竟然对和白起一起拍摄抱有不止一星半点的期待。被带去更衣室的我,在看到那件衣服时,突然有些畏缩了。不得不说,那个有良好审美有艺术细胞的摄影师的眼光还的确不错,除了……
  “这衣服的布料也太少了吧!”
  “少啰嗦。赶紧穿好了出来。”
  刚穿好出更衣室的门,还没壮着胆子走到人群中间呢,就被接完电话回来的白起逮了个正着。二话不说把自己的外套披我身上,跟母鸡护雏一样把我紧紧护在后面,把所有围观群众瞪了个遍,再把吵吵嚷嚷的摄影师成功威胁了一波,然后把我强制性带回了更衣室。
  “总之你先把衣服换回来,我在外面守着。”直接推进更衣室,关门。留下我一个人在狭小的更衣室里哭笑不得。
  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我反手去够背后的拉链,然后……不幸的卡住了衣服侧边的布料……
  “我……”生生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抱怨和那句mmp。行吧,算我倒霉,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呢,我还是要自己来……
  结果自己在这里划拉了半天也没什么成效吧,白起在外面都开始问是不是出什么状况了。我……一次比一次尴尬这种情况到底该怎么跟他说啊QAQ
  “学长,我拉链卡住了,你能不能帮我……”我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基本上都听不见了。明明还没有被白起看到,头却像个煮红的鸡蛋一样,就差没冒烟了。
  “……”外面一片沉默。
  “学长?!”我再次试探着开口,但是这整个过程中,“让白起去找女性工作人员帮自己拉拉链”的这个想法从来没有在我脑海里出现过。
  “……你先让我进来。”
  “……”
  我把门打开一条缝,他就这么溜了进来。原本就不宽敞的更衣室由于白起的到来而变得更加拥挤,我转过身来背对着白起,他抬头定了定神,然后开始帮我拉拉链。刻意压下的“平稳”呼吸,让我心中的猜想越来越清晰。或许,我们是两情相悦也说不定。
  “学长你……”话还没出口,只听到“刺啦”一声,背上一阵凉意。与此同时,灯也跟着灭了。
  “噫!”突如其来的熄灯让我条件反射性的往后踉跄了一下,退进白起怀里,他顺势搂住,轻哄道:“可能是跳闸了,别怕。”
  一片漆黑。可是在一片未知的黑暗中,我靠着白起炽热的胸膛。仅此一点,我便可一往无前。
  呼吸渐近。他再一点一点的贴近我的肩膀,我一动也不敢动,就这么僵直着背部,大气也不敢出。
  “……怎么想到叫我帮你拉拉链?”
  “……因为没有别人了啊……”你看,我就是这么不坦率,也就是因为这样,能成的事才会拖了这么久也成不了。
  “这样。”他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失望了一次。
  “也不是没有别人了,只是我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也没有其他选项。”明明是在解释,却莫名生出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
  “……”
  他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静静的,将头垂在离我肩膀极近的地方,不再靠近,也不撤离。
  学长,你这到底算什么呢。
  “咔哒!”
  灯毫无预兆的亮了,身后的人仿佛收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吓,立刻把头支了起来,只给我留下观察他发红耳尖的机会。
  “……”我追寻着他的视线,当目光交汇的一刹那,“表白”的念头在我脑海里越放越大,终于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
  “学长,我!”
  “咔哒!”
  话还没说完,更衣室重归黑暗。
  我???
  热量重新贴附上来,这一次终于完完全全攀上了我的皮肤表面。不算光滑的大手在我腰间重叠,他栗色的头发趴在我的肩膀上,说实话有些刺刺的。说真的,当我期望的事情就这么突如其来发生的时候,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
  “让我再抱一会儿。”
  “……”
  一瞬间竟然有些想哭。可是这些,这位钢铁直男大概是不会懂的吧。
  “可以说了!可以说了!趁着气氛这么好的时候,赶紧说出口啊!说你喜欢他!”内心深处的我在咆哮着。
  “学长,我……”
  “……我今天穿的那件衣服不好看吗……”
   话还没出口,就莫名其妙拐了弯,内心那个我可能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吧。
  “……很好看。”
  “……但只能给我一个人看。”
  “……”学长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不打算告白吗?如果是想等我开窍那你打算等到何年何月啊……
  摆在我面前的路有两条,一,趁着大好形式告白,看这个架势估摸着有99.999999%的可能性能成;二,继续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估计能让他先告白,然而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毕竟,遇上他这么个人就是三生有幸了,何必在意是谁先告白,暧昧期明明那么难熬。
  “学长,我喜欢你。”
  肩头的重量瞬间消失了。
  黑暗中,琥珀色的眸子闪闪的,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一瞬间的死寂让我有点慌,伸手就想去开灯看看他的表情。万一我猜错了呢?万一是我想多了呢?从何时起,喜欢一个人变成了这么患得患失呢?
  伸出的手还没触碰到墙壁就被握住,收进了他的怀里。贴近心脏的位置,哪怕手握成拳,也能清晰感受到他心脏的鼓动。
  比我的还要快。
  “……别开灯,我现在的表情,有点……”
  头一次听到这个大男人说话也会有哽咽失控的语调。
  我无声的往他怀中拱了拱。
  “……我爱你。”
  沉默之后,我听到了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坚定的,带着承诺一生的意味。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