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攸子

暗恋

玻璃渣预警!
——————————————————————————————
  我曾暗忘过一个人,
  他时常旷课,若是想见上他一面,与其在教室里干等着还不如去学校银杏树上寻或是教学楼天台上看看,保准比在教室看到他的几率要大;听到他名字最多的永远是因为打架斗殴的传闻或者是各种通报,所以对于他那十五个字熟悉得信手拈来;他打球打得很好,我坐在窗边,头一偏就能看到球场,有时听课走神,看他一个人在球场,把球一个个砸进篮筐,心里竟也是说不出的畅快。
  我喜欢他,可我不说,我并不满足于远远看着他,但我也不奢望自己能够站在他身边。
  我愿以为这样就足够了,高中一毕业,大家各奔东西,暗恋这种东西,看不到人,也就逐渐忘却了。
  但暗恋这种事,并不只是单单在我这里才成立的啊。当我意识到时, 那个少年的眼神,已经移向别处了。
  高一的那个小学妹,我还是有点印象的。被称为恋与中学校花,一个人的时候喜欢赖在琴房,我去琴房的时候也偶尔会遇上她,软软糯糯唤“学姐”听起来也很是舒心。
  我知道他是暗恋,我知道小姑娘挺好看的,人也挺好的,我知道他开始制造一些所谓的“偶遇”,连他的小弟仗着自己“同桌”的地势优势帮小姑娘挡情书,我都是知道的。
  我全都知道。
  暗恋一个人,有什么是想知道还知道不了的?
  连他坐在琴房旁的银杏树上听小姑娘弹钢琴, 我也是知道的。
  可是我能怎么办呢,他看向小姑娘的那个眼神可比我看着他还要专注啊。
  还没开口就已经输了,大概就是说的我这种吧。
  晚上回家后把书包往床上一甩,“噔噔噔”跑到镜子前,左看右看,死板的眼睛,因近视而浮肿的眼睛,微胖的身材,放在人堆里平平凡凡,哪一点都配不上我的少年。我明明比谁都清楚,可为何,心却止不住的疼痛呢?
  然后有一天,他消失了。听同学说,他去参军了。
  我还是会在某些时刻想起他。夕阳投射的光线把空旷的篮球场分割成亮暗两半的时候,星期一早晨周会上读通报的时候,上课铃响彻校园的时候,偶遇小姑娘的时候……
  可我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就像他凭空消失了一般。
   一晃间,七年过去了。我偶尔还是会
想起他和他的小姑娘,有时早晨睁开眼,莫名会想起他为数不多的呆在教室里的时候,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头上,发旋处的碎发不安分的翘起,和一觉睡醒抬头时迷茫的眼神。
  那天,因为自家孩子一直吵嚷着要吃什么网红蛋糕,我也就随他的意绕路去走了那么一遭。
  在看到他的时候,时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七年前,他没什么改变,只是眉眼间多了些冷峻和坚定,里面却也融着一抹柔情。他牵着小姑娘的手,一如七年前应该发展成的那样,正给他的瑰宝递上自己刚买的网红蛋糕。“正好路过,就买了”,”没等多久”, 这种用来骗小姑娘的话,也就他自己会相信了。连他的小姑娘都微微皱了皱眉,转头瞥了眼网红店门口的长队,却正好撞上了我的目光。
  “啊,学姐……”她笑着同我打招呼,带着一丝怕认错人的犹豫,我笑着冲她点了点头。
  他投来探究的目光,女孩便也拉着他的手解释“这学姐对我可好了,把琴房钥匙从老师那里借来给我,总是陪着我去琴房,还会给我把窗子打开通风……”我想他是听懂了,不然怎么舍得用真诚的眼神看着我,轻声道“谢谢”呢。小姑娘大概还以为这句谢谢是他为了自己道谢的吧,还用食指戳着他腰说“我有说过谢谢的呢”
  他笑着握住了她的手,轻道了句“嗯,我知道。”
  我笑了笑,扭过头。
唇齿间那声“白起”终究是还没出口便已消融,能发出的不过一句“再见”。
  “祝你们幸福。”
  记忆中的少年这次认认真真地点了头,坚定得像是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我曾暗恋过一个人。
  他高大,帅气,不羁,有责任感,虽然眉眼间都是疏离,但面对心上人的时候全都化成了一腔柔情。
  但他终究是不属于我的。

——————————————————————————————

一直把白起当成自己的人,“阿起”“学长”“我白哥”的乱唤,直到今天。盯着湛蓝温度那张卡看了半天,脑海里对女主“恋与中学校花”这个称呼的执念挥之不去,显而易见,我是不符合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在想,如果女主不漂亮,那她和白起会不会是路人而已?那么他不会一见钟情,不会给她自己的校服,不会在听到钢琴曲的时候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
他们两人会不会只是两条平行线呢。
这么一想,代入感全无,感觉自己只是个把他拱手让人的暗恋者,无力,也无奈。
这就是这篇文章出现的原因。
原谅我的胡思乱想。我可能只是……觉得这么好的少年……和我不太相配吧。
大家还是白先生的太太,等我抛下自卑,也还是白家的小姑娘。
(不过写这个比我写和白先生在一起的小甜饼要代入的真情实感多得多啊真是……(:3_ヽ)_可能是因为,喜欢一个人,就会自卑,就会觉得自己配不上吧)

感人!!!热烈欢迎一期尼!(然后本来是石切婶的我就……神速翻墙……感觉自己对不起80多级的石切丸(:3_ヽ)_)

一个拥抱的时间

·日常摸鱼(:3_ヽ)_看了我白哥的炙热之约和海边假日就超级手痒,再加上考完试,终于是可以浪起来了
·有结合,有妄想,有ooc
·小学生文笔
·私设沸腾卡的约会还没有告白(虽然按我推理实际上应该早就在一起了)
————————————————————————
  “学长……”被韩野他们怂恿着打了这通电话,听到那头白起的声音时真的尴尬到无以言喻。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怎么了?”
  “没什么,真的,没事。”
  “你今天很奇怪。说吧,什么事?”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觉得白起曾经的直男属性是那样完美,我现在能不能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啊……毕竟,要白起去当模特这样的事,我是真的说不来啊……
  “——”深吸一口气,我支支吾吾开了口,“我还没想好怎么说……”
  怂啊,每次拜托他上镜的时候他都有说是最后一次,我也不想给他添麻烦,当然,明面上是这么说,暗地里其实是因为我看那群弹幕小迷妹不爽很久了!“这个特警小哥哥好帅!”“好帅!想日!”“你们不要想了,他在我床上”“我单方面宣布这是我男人!”
  我私心不想让白起出镜,嗯,说白了就这么简单。他太帅了我可不能放他出去招蜂引蝶。这男人我还没攻略下来呢,怎么轮得上别人出手。想也不行。
  “直接说就是啊,我们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电话那头的人毫无自知,仿佛在说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我们真的是什么都可以说的关系吗?就比如说,我隐约觉得他喜欢我,但是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句话。而我喜欢他,我也从来没告诉过他,我们这样难道叫“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我最终还是把模特这个委托说给他听了,他答应得很干脆。“你上次不是说下不为例吗?”我开口,反把他给问愣了,“咳……就这一次。”
  这是我喜欢上的头一个男人,在这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我这一生非他不可。一个肯为你收回他出口的话的人,本就值得人珍惜了。
  就这样,我们迎来了拍摄日。自称有艺术细胞的摄影师持着狂妄的调调,指使着白起又是坐在凳子上又是窝在老旧的浴缸里,还哔哔说缺少柔性美,说实话,当时我就想拉着白起走人。什么柔性美,见他的鬼去吧,我男人光是慵懒的坐着都足够有魅力了,要什么柔性美。
  趁着白起中途接电话的时候,摄影师又作妖发话了,“那个你,去帮忙。”哦,是我,行吧。说实话,我竟然对和白起一起拍摄抱有不止一星半点的期待。被带去更衣室的我,在看到那件衣服时,突然有些畏缩了。不得不说,那个有良好审美有艺术细胞的摄影师的眼光还的确不错,除了……
  “这衣服的布料也太少了吧!”
  “少啰嗦。赶紧穿好了出来。”
  刚穿好出更衣室的门,还没壮着胆子走到人群中间呢,就被接完电话回来的白起逮了个正着。二话不说把自己的外套披我身上,跟母鸡护雏一样把我紧紧护在后面,把所有围观群众瞪了个遍,再把吵吵嚷嚷的摄影师成功威胁了一波,然后把我强制性带回了更衣室。
  “总之你先把衣服换回来,我在外面守着。”直接推进更衣室,关门。留下我一个人在狭小的更衣室里哭笑不得。
  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我反手去够背后的拉链,然后……不幸的卡住了衣服侧边的布料……
  “我……”生生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抱怨和那句mmp。行吧,算我倒霉,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呢,我还是要自己来……
  结果自己在这里划拉了半天也没什么成效吧,白起在外面都开始问是不是出什么状况了。我……一次比一次尴尬这种情况到底该怎么跟他说啊QAQ
  “学长,我拉链卡住了,你能不能帮我……”我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基本上都听不见了。明明还没有被白起看到,头却像个煮红的鸡蛋一样,就差没冒烟了。
  “……”外面一片沉默。
  “学长?!”我再次试探着开口,但是这整个过程中,“让白起去找女性工作人员帮自己拉拉链”的这个想法从来没有在我脑海里出现过。
  “……你先让我进来。”
  “……”
  我把门打开一条缝,他就这么溜了进来。原本就不宽敞的更衣室由于白起的到来而变得更加拥挤,我转过身来背对着白起,他抬头定了定神,然后开始帮我拉拉链。刻意压下的“平稳”呼吸,让我心中的猜想越来越清晰。或许,我们是两情相悦也说不定。
  “学长你……”话还没出口,只听到“刺啦”一声,背上一阵凉意。与此同时,灯也跟着灭了。
  “噫!”突如其来的熄灯让我条件反射性的往后踉跄了一下,退进白起怀里,他顺势搂住,轻哄道:“可能是跳闸了,别怕。”
  一片漆黑。可是在一片未知的黑暗中,我靠着白起炽热的胸膛。仅此一点,我便可一往无前。
  呼吸渐近。他再一点一点的贴近我的肩膀,我一动也不敢动,就这么僵直着背部,大气也不敢出。
  “……怎么想到叫我帮你拉拉链?”
  “……因为没有别人了啊……”你看,我就是这么不坦率,也就是因为这样,能成的事才会拖了这么久也成不了。
  “这样。”他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失望了一次。
  “也不是没有别人了,只是我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也没有其他选项。”明明是在解释,却莫名生出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
  “……”
  他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静静的,将头垂在离我肩膀极近的地方,不再靠近,也不撤离。
  学长,你这到底算什么呢。
  “咔哒!”
  灯毫无预兆的亮了,身后的人仿佛收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吓,立刻把头支了起来,只给我留下观察他发红耳尖的机会。
  “……”我追寻着他的视线,当目光交汇的一刹那,“表白”的念头在我脑海里越放越大,终于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
  “学长,我!”
  “咔哒!”
  话还没说完,更衣室重归黑暗。
  我???
  热量重新贴附上来,这一次终于完完全全攀上了我的皮肤表面。不算光滑的大手在我腰间重叠,他栗色的头发趴在我的肩膀上,说实话有些刺刺的。说真的,当我期望的事情就这么突如其来发生的时候,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
  “让我再抱一会儿。”
  “……”
  一瞬间竟然有些想哭。可是这些,这位钢铁直男大概是不会懂的吧。
  “可以说了!可以说了!趁着气氛这么好的时候,赶紧说出口啊!说你喜欢他!”内心深处的我在咆哮着。
  “学长,我……”
  “……我今天穿的那件衣服不好看吗……”
   话还没出口,就莫名其妙拐了弯,内心那个我可能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吧。
  “……很好看。”
  “……但只能给我一个人看。”
  “……”学长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不打算告白吗?如果是想等我开窍那你打算等到何年何月啊……
  摆在我面前的路有两条,一,趁着大好形式告白,看这个架势估摸着有99.999999%的可能性能成;二,继续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估计能让他先告白,然而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毕竟,遇上他这么个人就是三生有幸了,何必在意是谁先告白,暧昧期明明那么难熬。
  “学长,我喜欢你。”
  肩头的重量瞬间消失了。
  黑暗中,琥珀色的眸子闪闪的,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一瞬间的死寂让我有点慌,伸手就想去开灯看看他的表情。万一我猜错了呢?万一是我想多了呢?从何时起,喜欢一个人变成了这么患得患失呢?
  伸出的手还没触碰到墙壁就被握住,收进了他的怀里。贴近心脏的位置,哪怕手握成拳,也能清晰感受到他心脏的鼓动。
  比我的还要快。
  “……别开灯,我现在的表情,有点……”
  头一次听到这个大男人说话也会有哽咽失控的语调。
  我无声的往他怀中拱了拱。
  “……我爱你。”
  沉默之后,我听到了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坚定的,带着承诺一生的意味。

各位写手画手太太们,白起的那句“不管哪个白起,都是你的”有人产粮吗?!!!没有的话我等下再问(:3_ヽ)_(或者孤孤单单自己产小甜饼哭唧唧)

发个之前上课的摸鱼(:3_ヽ)_
咸鱼只会画头……其他啥也不会
(and完全无心复习QAQ真是让人头大)

  现在才意识到,我和白先生真算得上是异地恋了。而且,距离还真称不上近。只是因为他仗着自己的evol到处飞,累都自己担着,才让我没有异地的实感。
  但是现在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呢……说起来也无非是白先生出任务了,而我偏偏这种时候没有照顾好自己,生病了。
  在十多度的环境下穿着睡裙睡着凉席吹着电扇,还翻滚着说“冰冰凉凉好舒服”的时候,怎么就没想会着凉呢……我皱着眉头想。直到昨天头晕和胃痛一起袭来,我才恍然意识到,完蛋这可能是感冒了。
  顶着一阵阵的眩晕感去教室上课,中途其实也没想过给白先生打个电话,毕竟,也就感冒而已,没必要让出任务的他担心,更没必要让他大老远跑过来看我。昏沉沉睡过去的时候,感觉听到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身旁有种令人舒心的温度。再然后,自己被人拎起来放在怀中抱着,吓得我一个激灵,抬头就看到白先生的脸……好像有点……不高兴……
  强大的求生欲让我大脑飞速旋转,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干了什么……脑内还在开着反省会呢,头顶上就有明显听得出隐忍了怒气的声音传来。
  “还没到穿裙子的时候。”
  “……”好像还不知道我感冒了?!现在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了……
  “脸怎么那么红?!”
  “……”
  说着白先生已经轻车熟路地走到了我房间,打开门,看到凉席和风扇的一瞬间,脸又黑了一层。
  我越来越心虚,要不是因为头晕,我可能已经逃了吧……不,估计不头晕我也没那个胆……
  他把我放下,手背贴上我的额头,随后本来就皱着的眉更是在眉心压出了深深的纹路。
  ……我完蛋了……
  “我……”我一脸纠结的开口,试图为命不久矣的自己辩解一番,然而……死活想不到什么可以让白先生赦免自己的话……(除非撒娇?!)
  “……乖乖躺着,不对,你先起来一下。”
  诶?好像没出什么大事?!我正暗自窃喜着,他熟稔地替我把床单铺好,凉席撤掉,然后再把我按在床上,撵好被角。
  “发烧了就好好休息,我不在你都不会照顾自己。”
  我……老老实实躺在被子里不到两分钟……
  “我热……”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来抓他衣袖。眼巴巴的看着一边的风扇……凉席给我撤了,风扇还是能用的……吧?!
  “想都别想。”
  我……
  他打开窗,悠悠的风吹过我脸颊
——刚刚好的温度。
  “睡吧。”白先生垂下头,手再一次探上我额头。
  “先好好睡一觉,等退了烧……”
  “……”
  “……看我怎么收拾你。”

[ emmmmm写这个是因为……这个里面造作通宵吹风扇吹感冒了的女主就是我本人了(喂!)小学生文笔,感谢大家能够看到这里_(°ω°」∠)_]

新昵称

ooc预警!
自己妄想的产物,也就是等太太产文的闲暇喂给自己吃的小甜饼(:з」∠)_
嘛,佛系写文,会不会有下一个甜饼还很难说
最后,祝食用愉快!

——————————————————————————————

和白起谈恋爱的那会儿,我还不是很习惯叫他阿起。说实话,到了现在也还没有习惯。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管过了多久,也还是那种脸红心跳的生活。好像只要我牵住他的手,软软地唤他一声学长,他就能红着耳尖别过头去。
  学长意外的纯情,我算是深刻的了解到了这点。
  这几天,受到身边亲友的启发,我开始叫他“哥”。
  我头一次这么唤他的时候,他明显的惊了一下,环顾了一下我们的卧室,再看了看缩在床头抱着被子的我……“这是在……叫我?!”
  “嗯哼!”我愉快地应着,歪头笑着看他。“怎么样,学长,这个称呼是不是很好听?!”
  “咳……跟谁学的呢这是……”他虽然装出一脸严肃,可是扣扣子的手明显的慢了下来,眼睛里也盛满了笑意。
  “秘密!你就说你喜不喜欢我这么叫你吧!”我披着被子爬到床边,像是万圣节向大人们讨要糖果的孩童般兴奋。
  “只要是你叫出口的,不管怎么样我都喜欢。”
  你看,他还是不擅长说情话。打出来的直球,却总能让我“嘭!”的一下炸开来,心中像是绽放了满天的烟火,落下的斑斓也能激起万千余韵。
  “你啊……起床吧,洗漱洗漱我带你出去吃早餐。”他声音里的宠溺和温柔都能溢出来了,偏偏本人毫无察觉。
  于是我又兴奋地在床上滚了三个圈。
  “……起床,别饿坏了。”白起再次出声,这次顺带着把我抱了起来,放在床边坐好,再从衣柜里替我拿出衣服,放到我手里。见我还在看着他痴痴笑着,他不由地流露出有几分无奈。“有什么好看的啊……赶紧的换衣服!”
  婚后还天天被自家先生迷得神魂颠倒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精神抖擞开开心心的被自家先生从床上拎了起来,然后蹦跳着溜向洗漱台,整个过程中先生就是一脸纠结的看着我,那种欲言又止最后自暴自弃一脸气结的表情盯着我看,实际上最后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全化为了似水的温柔。
  收拾好其实也没用多长时间,打心底里不想让先生久等,更不想让他饿着了胃,所以行动堪称神速。
  “走啦!”我自然而然地挽过他的手臂,自觉占据了他右侧的位置。直到现在,我依旧还是每次执着于牵他的右手,手指还时常不安分地划过他手上的伤痕,每触碰一次,心中就多一分疼痛。我要一直在他身边啊,不想再看他受一点点伤了。
  “……傻瓜,都是过去的事了。”察觉到我心思的先生,把他的右手张开,然后把我的手包了进去。暖暖的,带着令人安心的质感。
  “话说……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站在我的右边呢?”他眉头微微皱起,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的,若是以十分来比拟,那一分是好奇,一分是疑惑,余下的八分,全都是载满我影子的温柔。
  “因为心脏在左边啊!”我仰头,一脸理直气壮。
  “心脏在左边,你也在我的左边,在最靠近我心的位置啊!”
我用肘关节撞了撞先生,挤眉弄眼道,“这个位置可是你的专属呢!怎么,有没有一丝丝的感动啊?!”
  “咳……嗯……”
  脸都红透了哦白警官,你怎么这么可爱啊!